180-0635-3434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成功案例 >内容

建设工程纠纷案件刑事判决书

来源:网络   作者:杨子兴  时间:2020-05-06 浏览数: 27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鲁15民终87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高唐秀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高唐县鱼邱湖街道办事处时风路东首路南。

法定代表人:郭秀水,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童军,山东普新(高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一平,男,1962年4月18日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住北京市丰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子兴,山东智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高唐秀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秀鑫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张一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高唐县人民法院(2017)鲁1526民初262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秀鑫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关于秀鑫公司退还张一平50万元履约保证金的判决,依法改判驳回张一平请求退还50万元履约保证金的诉求;依法改判将秀鑫公司为张一平垫付的砂石料款109790元、电费3712元从判决第二项应付工程款2174790.52元中扣除。事实及理由:一、50万元履约保证金是合肥市京皖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皖公司)缴纳的,不应判决退还张一平。高唐县人民法院审理的秀鑫公司与张一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原审诉讼过程中秀鑫公司向法院提交秀鑫公司与京皖公司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合同中明确约定由该公司施工秀鑫公司开发建设的一号楼A、B楼房二次结构工程及部分装修工程。合同签订后,京皖公司按合同约定向秀鑫公司缴纳50万元履约保证金。秀鑫公司为该公司出具收50万元保证金条据。张一平是作为该公司的项目部经理具体负责施工。张一平与京皖公司签订的挂靠协议是其公司内部的管理方式,对外没有约束力。原审法院判决将京皖公司交纳的50元万元履约保证金退还张一平个人系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完全错误,这50万保证金是京皖公司按照双方签订的合同交纳的,属于该公司缴纳的保证金不应当判定退还张一平。二、秀鑫公司为张一平垫付的109790元砂石料款、电费3712元应当在应付工程款中扣除。庭审中,秀鑫公司向法院提交了2017年5月24日由张一平的工作人员周华刚、刘长林签字认可的黄沙石料材料结算表一份,证实秀鑫公司为张一平施工的工程垫付砂石料款109790元,该款项应当从未付工程款中扣除。秀鑫公司与张一平在2017年5月25日工程结算汇总表中同样也显示出了另一笔由张一平的工作人员签字的砂石料款,在2017年5月25日双方结算表中在工程款中扣除的事实。2017年5月24日的砂石料垫付款属于同样的情形也应当在应付的工程款中扣除。原审法院对这一笔张一平的工作人员签字认可的同样由秀鑫公司垫付的砂石料款,原审判决另行主张债权,不在应付的工程款中扣除系认定事实错误,另外张一平施工过程中其工作人员在宿舍使用的电费3712元应当在应付工程款中扣除。

被上诉人张一平辩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秀鑫公司的辩称理由不能成立。张一平以京皖公司的名义与秀鑫公司签订合同,秀鑫公司是明知实际施工人是张一平,而且缴纳的50万元保证金也是张一平本人缴纳的,后续施工及结算也是张一平安排实际操作的。张京建系张一平的儿子,秀鑫公司将工程款799980元支付给张京建也能更进一步证实,秀鑫公司对实际施工人是张一平是明知的。因此,秀鑫公司辩称履约保证金不应退还张一平的理由不能成立。二、张一平与秀鑫公司已经于2017年5月25日进行了最终结算,且明确双方签字确认后不再产生任何费用。秀鑫公司再要求将砂石料款、电费扣除没有任何依据。秀鑫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双方在结算时,没有将该笔款项扣除,且该笔砂石料款产生的时间为2017年5月24日,也即是结算日之前,因此双方于2017年5月25日最终结算时,已将该笔款项进行了结算,秀鑫公司再要求将砂石料款扣除没有任何依据。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秀鑫公司的上诉请求。

张一平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秀鑫公司退还合同履约金50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自2015年9月份至实际还清之日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2.判令秀鑫公司支付工程款2340130.63元,并支付逾期利息(自结算之日至实际还清之日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3.诉讼、保全等费用由秀鑫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2014年,张一平(甲方)与京皖公司(乙方)签订挂靠协议书,约定甲方使用乙方的劳务资质承接山东高唐秀鑫苑1#楼、沿街1#A、B座楼结构工程及部分装修工程。甲方组织劳动力、配备相应的管理人员、负责劳务管理和作业;乙方负责本工程的劳务招投标、备案工作手续,及时向甲方提供合法有效的相关经营业务所需的手续证件和经营许可证等。2015年7月,京皖公司与秀鑫公司签订山东高唐秀鑫地产工程分包合同书,就高唐秀鑫苑1#楼、沿街1#楼A、B座楼的二次结构工程及部分装饰工程达成施工协议。其中合同第七条:付款方式…3.…总工程量的2%为工程保修金,保修期为一年…;第九条:乙方交50万元合同履约金,正常进场施工后,秀鑫公司于2015年9月底退还履约金。2015年9月2日张一平缴纳了合同履约保证金50万元,秀鑫公司出具了收据。张一平组织人员进场施工,秀鑫公司没有按照约定退还保证金。

2016年9月19日,张一平与莘县莘城建设有限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双方就山东高唐水韵华城7#楼的二次结构工程及部分装修工程达成协议。其中合同第七条:付款方式…3.…总工程量的2%为工程保修金,保修期为一年。…4.建设方(秀鑫公司)应按甲(莘县莘城建设有限公司)乙(张一平)双方达成的工程结算条款,代甲方向乙方支付工程款,秀鑫公司在该合同上签章确认。

2017年5月25日,张一平、秀鑫公司就秀鑫苑沿街1#楼A、B座、水韵华城7#工程进行结算,其中秀鑫苑沿街1#A座工程款为3441060.61元,秀鑫苑沿街1#B座工程款为3484336.38元,水韵华城7#工程款为1341608.60元,扣除各项费用,秀鑫公司尚欠原告工程款3240130.63元,并约定此为最终结算,双方签字确认后不产生任何费用(施工方承诺产生的费用,按施工方承诺扣除)。张京建、刘长林代表张一平签字确认,秀鑫公司加盖了公章。秀鑫公司分别于2017年6月14日、8月9日向张一平的儿子张京建支付80万元、10万元,尚欠工程款2340130.63元,加上秀鑫苑沿街1#楼A、B座合同履约金50万元,共计2840130.63元未付,张一平起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庭审中,秀鑫公司提交2017年5月24日由周化刚、刘长林、秀鑫公司王轮邦签署的高唐县水韵华庭7#楼黄沙、石料材料结算表一份,2017年5月28日郭五里村郭兰涛出具的证到条一份,要求从工程款中扣除料款109790元、水电费3712元,张一平以2017年5月25日的结算为最终结算为由不予认可。

一审法院认为,张一平持有秀鑫公司出具的合同履约保证金收据,从秀鑫公司与张一平进行结算、并将款项交付给张一平指定的人员来看,秀鑫公司明知张一平是涉案工程实际施工人,张一平要求秀鑫公司按约定退还山东高唐秀鑫苑1#楼、沿街1#A、B座楼结构工程及部分装修工程的履约保证金50万元应予支持。张一平、莘县莘城建设有限公司与秀鑫公司就山东高唐水韵华城7#楼的二次结构工程及部分装修工程款的支付达成了协议,秀鑫公司应依据约定和双方最后的结算结果向张一平支付应付剩余款项。合同约定,工程保修金为总工程量的2%,保修期为一年,根据双方2017年5月25日的最终结算结果,工程保修金为(3441060.61+3484336.38+1341608.60)×2%=165340.11元,张一平应待保修期满后主张权利。2017年5月25日双方结算时约定了双方签字确认后不产生任何费用(施工方承诺产生的费用,按施工方承诺扣除),秀鑫公司在一审庭审中主张的2017年5月24日的料算结算款和水电费皆是他人债权,现张一平不予认可,债权人可另行主张。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第十八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三)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张一平要求秀鑫公司从工程价款结算之日至实际还清之日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应予支持,合同履约保证金应依约定从2015年10月开始计算利息。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判决:一、高唐秀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退还张一平合同履约保证金50万元,并从2015年10月1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二、高唐秀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张一平工程款2174790.52元,并从2017年5月26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三、上述给付事项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四、驳回张一平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9521元,减半收取14761元,由张一平负担6620元,高唐秀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14099元,保全申请费5000元,由高唐秀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中,双方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同一审。

本院认为,从一二审查明的情况看,被上诉人张一平借用京皖公司资质承建工程,以京皖公司的名义与上诉人秀鑫公司签订合同,秀鑫公司对其系实际施工人是明知的,且缴纳的涉案50万元保证金系张一平本人缴纳,后续施工及结算也是张一平安排实际操作的。秀鑫公司将工程款799980元支付给张一平的儿子张京建亦更进一步证明上述事实,因此,秀鑫公司所持履约保证金不应退还张一平的理由,不能成立。张一平与秀鑫公司于2017年5月25日进行了最终结算,且明确双方签字确认后不再产生任何费用。上诉人秀鑫公司再要求将后来的砂石料款、电费扣除没有依据。其没有证据证明双方在结算时,没有将该笔款项扣除,故应以该最终结算结果为准。另外发生的费用,可待证据充分后另行向义务人主张权利。

综上所述,上诉人秀鑫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935元,由上诉人高唐秀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孔繁奎

审判员  石 鑫

审判员  孙久强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三日

法官助理马征

书记员张鸿岭


网站首页律师介绍业务领域成功案例律师动态律师文集法律法规律师风采在线咨询联系我们

地址:聊城市东昌府区湖南路19号西安交大科技园7号楼4层(摩天轮东临)山东智祥律师事务所

咨询热线:
180-0635-3434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