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0635-3434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成功案例 >内容

郭兰河、朱成章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二审成功改判

来源:网络   作者:杨子兴  时间:2020-04-28 浏览数: 128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鲁15民终195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郭兰河,男,1981年2月4日出生,汉族,天福庄园公司职工,住山东省高唐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英华,山东鲁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宪培,山东鲁朋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朱成章,男,1986年1月1日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住山东省高唐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子兴,山东智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庄其斌,男,1999年11月16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山东省高唐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庄学广,男,1975年9月20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山东省高唐县。系庄其斌之父。

二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宁洪峰,山东天地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郭兰河、朱成章因与被上诉人庄其斌、庄学广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高唐县人民法院(2017)鲁1526民初11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郭兰河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庄其斌、庄学广赔偿损失184625.1元;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庄其斌、庄学广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造用法律不当。(1)朱成章与庄其斌之间不存在劳务关系。宋成章是以庄其斌完成劳动成果(运输麦秸)的个数来支付报酬的,庄其斌用什么样的方式完成,如何完成,几人来完成不受朱成章的指挥与安排。因此,宋成章与庄其斌之间不是劳务关系。(2)原审法院认定郭兰河的每个麦秸捆重量平均为15公斤是错误的且与事实不符。郭兰河在事故发生前与朱强强等四人有明确约定:每捆麦秸的重量不能低于20公斤,而原审法院认定每捆麦秸的重量平均是15公斤是没有事实依据的。所以郭兰河所损失的麦秸重量是372.98吨。(3)原审法院将138.04吨麦秸捆,从火灾造成的损失数额中减掉是错误的。上述麦秸捆不是郭兰河的麦秸,郭兰河的麦秸捆在火灾事故中几乎化为灰烬,就是残余的没有完全化成灰烬的部分麦秸(山东泉林纸业有限公司根本不可能收购)也没有任何价值。该麦秸捆是朱传强的,朱传强用郭兰河的名义为山东泉林纸业有限公司送的货,该麦秸与郭兰河因火灾所烧毁的麦秸没有任何关系,原审法院扣除是错误的。另,朱传强除去作证外,没有参加过庭审,原审法院认为其参加庭审而剥夺其作证资格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4)评估结论中涉案麦秸单价495元,是除去运输费用和杂质、装卸费等费用后的评估结果,原审法院又重复扣除杂质11.028吨是错误的。原审法院认定郭兰河与朱成章业务发生的过程中存在过错是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的。郭兰河与朱成章的业务不违背法律规定,法律也没有规定码麦秸捆及装卸麦秸捆需要进行专门的培训,且该事故的发生与麦秸捆的装卸等没有任何法律关系,而是庄其斌拖排车电路故障造成的。庄其斌应当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为保护郭兰河的合法权益,请求贵院查明事实,撤销原判,依法支持郭兰河请求。

朱成章辩称,对其称朱成章与庄其斌不存在劳务关系的表述没有意见,对于其称郭兰河与朱成章业务发生过程中不存在过错也没有意见,对其所称具体麦秸捆的重量及损失请法院依据证据核实认定。

庄学广、庄其斌辩称,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原判决认定朱成章与庄其斌之间是劳务关系,是基于朱成章自认,同时根据其陈述,朱成章租用了郭兰河的打捆机,并将收购的麦秆捆运到郭兰河处,庄其斌受其雇佣只是负责将麦秆捆运至其指定的地点,以工作量为标准计算报酬,并不是交付的劳动成果,其工作受朱成章及郭兰河的指示安排,所以不是其上诉中所称的承揽关系。原审认定其为劳务关系符合事实及法律规定。二、原判决适用法律正确,认定朱成章与郭兰河业务发生的过程中存在过错有明确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人经营的易燃危险品,所以其生产经营活动应当符合法律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生产安全法》第17条、18条、21条、22条、25条、37条、112条规定,郭兰河应当配备安全人员、仓储人员并建立仓储登记簿,现郭兰河没有任何相关的人员,其经营活动存在明显违法,同时应当对其从业人员进行安全培训,现郭兰河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实行了相关的培训,故原审认定其存在过错有明确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三、原判决认定每个麦秆捆的重量是基于法院调查以及郭兰河对调查结论的质证,所以该认定有明确的事实依据,郭兰河的上诉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该上诉理由不成立。对于减掉的麦秆是依据法庭调查以及证据规则做出的认定,有明确的事实依据,对于涉案的价格与扣除杂质是针对不同的计量单位没有重复计算。四、我方认为,由于其提交的收取麦秸的结算凭证存疑,所以不能证实其收取的总数,最终仍然不能证明其损失情况。请法庭依法查实做出认定。综上所述,请法庭改判郭兰河不能证明其损失情况驳回诉讼请求,或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朱成章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朱成章不承担赔偿责任。2.本案一审、二审的诉讼费由庄其斌、庄学广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朱成章与庄其斌之间是承揽关系,而不是劳务关系。所谓劳务关系,从法律意义上讲,是指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为其成员,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的管理下提供有报酬的劳动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且所从事的劳务与报酬具有对价性;承揽关系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以自己的生产工具,完成一定的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接受工作成果并给付报酬而在双方当事人之间形成的法律关系。(1)朱成章是以庄其斌完成劳动成果(运输麦秸捆的个数)来支付报酬的,庄其斌用什么样的方式完成,如何完成,几个人完成不受朱成章的指挥与安排。(2)朱成章只是以庄其斌完成的劳动成果来支付劳动报酬,付出的劳动与支付报酬不具有等价性。综上,朱成章与庄其斌之间是一种典型的完成工作的法律关系。工作的标的是一定的工作成果,这是承揽关系的主要特征。朱成章与庄其斌之间注重的是工作成果,而不是工作本身。庄其斌以自己的技术、设备和劳力独立完成工作,这是承揽关系的人身性表现。因此,朱成章与庄其斌之间不是劳务关系,而是承揽关系。二、原审法院认定朱成章与郭兰河之间业务发生的过程中存在过错是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的。朱成章与郭兰河的业务不违背法律规定,朱成章与庄其斌之间是承揽关系,朱成章没有义务对其进行安全培训,且火灾是庄其斌拖排车电路故障造成的,是机械故障,与安全培训之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庄其斌应当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为保护朱成章的合法权益,请求贵院查明事实,撤销原判,依法支持朱成章请求。

郭兰河辩称,对其上诉没有异议。

庄学广、庄其斌辩称,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1.原判决认定朱成章与庄其斌之间是劳务关系,是基于朱成章自认,同时根据其陈述,朱成章租用了郭兰河的打捆机,并将收购的麦秆捆运到郭兰河处,庄其斌受其雇佣只是负责将麦秆捆运至其指定的地点,以工作量为标准计算报酬,并不是交付的劳动成果,其工作受朱成章及郭兰河的指示安排,所以不是其上诉中所称的承揽关系。原审认定其为劳务关系符合事实及法律规定。二、原判决适用法律正确,认定朱成章与郭兰河业务发生的过程中存在过错有明确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人经营的易燃危险品,所以其生产经营活动应当符合法律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生产安全法》第17条、18条、21条、22条25条、37条、112条规定,郭兰河应当配备安全人员、仓储人员并建立仓储登记簿,现郭兰河没有任何相关的人员,其经营活动存在明显违法,同时应当对其从业人员进行安全培训,现朱成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实行了相关的培训,故原审认定其存在过错有明确的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所述,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适用法律程序得当,请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郭兰河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庄其斌、庄学广赔偿郭兰河麦秸秆损失50000元(具体数额待鉴定机构鉴定后确定);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庄其斌、庄学广负担。案件审理过程中,郭兰河于2017年6月13日变更诉讼请求,将要求赔偿的数额变更为190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郭兰河在山东惠宇现代农业有限公司购买绿荫牌打捆机四台,用于收集麦草。2015年郭兰河和山东泉林纸业有限公司原料部采购处签订秸秆交售协议,合同有效期为2015年6月1日起至2016年6月1日止,郭兰河向山东泉林纸业有限公司原料部采购处交售的秸秆不少于1000吨,每吨的最低保护价为600元。2015年麦收期间,郭兰河将自己的打捆机四台,分别租给了朱强强、吕春常、赵丹及朱成章。由以上四人为郭兰河收集麦秸捆,每个麦秸捆的单价为2.5元。具体操作方式为由朱强强、吕春常、赵丹及朱成章组织人员将麦秸捆运到郭兰河处,由运输人员自行准备运输工具。郭兰河和朱强强、吕春常、赵丹及朱成章结算后,由朱强强、吕春常、赵丹及朱成章和为其提供劳务的人员结算工钱。2015年6月12日庄其斌找到朱成章,要求为朱成章拉麦秸捆,双方约定拉一个麦秸捆,给一元钱工钱,但并未对其进行必要的安全培训。当天下午16时许,庄其斌及其堂兄庄某开着托盘车运送朱成章收集的麦秸捆到郭兰河位于高唐县赵寨子镇解庄村的麦秸收购点。此后庄某离开收购点,庄其斌继续呆在收购点。在郭兰河雇佣的装卸人员卸了部分麦秸捆后,因码垛需要,让庄其斌动一下拖排车。随后,拖排车前面高处的几个麦秸捆掉落,砸在托盘车的电瓶上,引发了火灾。火灾造成存放点的部分麦秸以及部分树木和三辆农用车被烧毁。高唐县公安消防大队于2015年6月29日出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可以排除雷击引发火灾的可能,无法排除拖排车电路故障引发火灾的可能。火灾发生后,高唐县公安局赵寨子派出所进行了立案处理,因双方不能达成一致意见,郭兰河遂向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另查明,郭兰河的雇佣人员王某对火灾现场的描述为当时有四个人在大垛码堆。搬完托盘车上面一层后,庄其斌往前提车,当时托盘车上还有一个人,没有看清什么情况,就发现着火了。郭兰河的雇佣人员许某对火灾现场的描述为当时许某和另外三个人正在大垛上码垛,到了一定的高度后,需要往前提一下托盘车,提车前,看到张某跳到托盘车的麦秸堆上去了,庄其斌往前提车时,拖排车上掉下三个麦秸捆,张某也趴倒了,麦秸捆掉在电瓶上,引发了火灾。郭兰河的雇佣人员李某对火灾现场的描述为当时其和另外三个人在大垛上码垛,到了一定的高度,需要往前提一下托盘车,庄其斌向前提车时,掉下了三个麦秸捆,张某也趴倒在了车上,麦秸捆掉在电瓶上,电瓶打火引发了火灾。郭兰河的雇佣人员张某在第一次的笔录中对火灾现场的描述为,其当时在庄其斌驾驶的托盘车上往大堆上扔麦秸捆,庄其斌在驾驶室里,扔了一会儿,庄其斌向前提车时,掉下了三个麦秸捆,其没站稳也趴倒了,并看到一个麦秸捆掉在电瓶上着火啦。第二次的调查笔录中对火灾现场的描述为当时其想让庄其斌向后倒车,但由于他打车时带着档,车往前顶了一下熄火啦,麦秸捆掉下去,引发了火灾。曹某对火灾现场的描述为卸车以前,庄其斌往前提了一下车后,许某、张某、郭某、李某等人给庄其斌卸车,其在一边看着玩。码到一定的高度后,张某让庄其斌往后倒一下车,其没有注意庄其斌是否倒车,就听到喊着火啦。庄其斌对火灾现场的描述为将麦秸捆送到收购点后,收购点的人开始卸车,卸了一部分后,卸麦秸的人让其向前开车,正准备上驾驶室时,车上掉下来三个麦秸捆,砸在了电瓶上,造成电瓶连电,开始打火,因麦秸捆卡住了,抱不动,导致发生火灾。庄某、朱传强、孙桂青、郭兰河在调查笔录中陈述发生火灾时其并没有在现场,不清楚火灾是如何发生的。

再查明:火灾发生时庄其斌未年满18周岁,没有办理驾驶证。郭兰河雇佣的郭某、许某、李某、张某也均未满18周岁。火灾发生前,郭兰河共收集麦秸捆18649捆,每个麦秸捆的重量平均为15公斤,2015年6月19至2015年7月19日,郭兰河共向山东和润浆纸有限公司交售了13次麦秸,毛重为258.38吨,皮重为120.34吨,扣除杂质10.838吨,实际交付麦草127.202吨,经评估,除去运输费、杂质、装卸费等费用后每吨麦草的价格为495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有以下三点:1.庄其斌和朱成章之间是否存在提供劳务和接受劳务的关系;2.原被告之间的责任如何进行分担;3.郭兰河的赔偿数额如何进行确定。

对于本案的争议焦点1,因朱成章在出庭作证时,明确陈述是庄其斌自己到朱成章处联系活,双方约定拉1个麦秸捆,给庄其斌1元钱,并明确承认引发火灾的麦秸捆是庄其斌拉的朱成章的麦秸捆。上述陈述明确表明庄其斌和朱成章之间存在劳务关系。庄其斌在为朱成章运输麦秸捆的过程中发生火灾,因其提供劳务的行为对郭兰河的财产权益造成了损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的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手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侵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的规定,朱成章应当承担因庄其斌提供劳务过程中对郭兰河造成损害的赔偿责任。对于朱成章及庄其斌、庄学广之间纠纷的处理,可由被告另行主张权利。

对于本案的争议焦点2,因高唐县公安消防大队出具的火灾事故认定书对事故发生原因的认定是不排除拖排车电路故障所致。但庄其斌和郭兰河雇佣的人员及曹某对于如何引发拖排车电路故障的始发因素,也就是麦秸捆是因什么原因掉落砸在托盘车的电瓶上的陈述却明显不一致。尤其是郭兰河雇佣的人员对发生火灾时现场的描述也是相互矛盾,导致无法分清原被告对火灾发生应负的责任份额。从庭审情况来看,庄其斌在火灾发生时未满18周岁,没有办理驾驶证,朱成章在庄其斌为其提供劳务时,也没对其进行相应的安全培训。郭兰河雇佣的装卸人员张某、郭某、李某、张某也没有满18周岁,其也没有对装卸人员进行相应的业务培训和安全培训。在不能确定麦秸捆是因什么原因掉落砸在托盘车的电瓶上的情况下,因郭兰河和朱成章在业务发生过程中均存在过错,且过错相当,根据公平原则,可由郭兰河和朱成章各按50%的比例分担过错责任。

对于本案的争议焦点3,郭兰河在2015年麦收期间共收集麦秸捆18649捆,因郭兰河均认可麦秸捆的平均重量为15公斤,郭兰河收集麦秸捆的重量应确定为279.735吨。郭兰河共向山东和润浆纸有限公司交售了13次麦秸,毛重为258.38吨,皮重为120.34吨,郭兰河交付的麦秸应确定为138.04吨。郭兰河交付的麦秸138.04吨中共扣除了杂质10.838吨,交付麦秸的杂质率应确定为7.873%,则被火烧毁的麦秸的重量应确定为141.695吨(279.735-138.04),按照交付麦秸的杂质率,被烧毁麦秸的杂质可确定为11.028吨,被烧毁麦秸的合格吨数应确定为130.667吨,经评估,除去运输费、杂质、装卸费等费用后每吨麦草的价格为495元,故郭兰河因火灾所遭受的损失应确定为64680元。按照原被告双方应负的责任,朱成章应赔偿郭兰河的麦秸损失32340元。

朱成章虽辩称其与庄其斌并不认识,不应由朱成章承担赔偿责任。但上述辩称与朱成章在为郭兰河作证时的陈述本案事实明显不符,对此不予采信。

庄其斌辩称郭兰河的麦秸着火导致他人损失35500元,庄其斌已经垫付,如果判决庄其斌承担责任,该费用应当扣除。对于庄其斌托盘车的损失,郭兰河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庄其斌对该两项损失保留起诉的权利。因庄其斌并没有提起反诉,其保留诉讼权利的行为是对其享有的民事权利的合法处分,故可由庄其斌另行主张权利,对此不再予以处理。

郭兰河要求庄其斌、庄学广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对此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能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判决:一、朱成章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郭兰河麦秸损失款32340元;二、驳回郭兰河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中,郭兰河提交从高唐消防队调取的着火照片11张及孙雨红调查笔录一份,证明郭兰河麦秸捆已经全部烧毁受损,2015年6、7月份朱传强以郭兰河的名义送往原山东泉林纸业有限公司的麦秸捆与郭兰河的损失没任何关系。关于调查笔录调查的是2015年6月份-7月份车牌号为鲁15-40969,为朱传强以郭兰河名义运送麦秸捆到山东泉林纸业有限公司公司的麦秸,不是从郭兰河着火场地所拉的麦秸,并且所拉的麦秸是优质的,而且孙雨红现在因交通事故住院不能出庭作证。朱成章质证称对该证据没有意见。庄其斌、庄学广质证称,对于消防队的照片由于只是反映了部分状况,不能证明郭兰河主张的事实,同时该照片没有注明具体日期和地点,对于真实性和与本案的关联性都不予认可。对于调查笔录,由于该笔录调查地点改动,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对于孙雨红及其所驾驶的拖拉机是否与本案有关联性也不予认可,另外孙雨红是否住院属于不能出庭作证的情况应该由郭兰河举证。一审经过8次开庭,二审中郭兰河提交的证据既不属于一审期间的新证据,也不属于二审期间的新证据,所以不能成为据以定案的依据。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是1.朱成章和庄其斌之间是劳务关系还是承揽关系;2.一审认定的损失数额是否正确;3.一审认定的过错比例是否正确。

关于第一个焦点问题。劳务关系与承揽合同关系的区别在于:第一,合同关系的性质不同。承揽合同以完成特定的工作成果为标的,定作人并不仅仅是为了获得承揽人提供劳务的过程本身;与此相反,劳务关系合同以劳动者提供的劳务过程为标的,至于此种劳务过程的实现是否一定导致相应定作成果的完成,尚不确定,此项内容也不属于合同的内容。因此,两者属于不同性质的合同关系,劳务合同并不属于承揽合同。第二,合同义务的内容不同。劳务关系和承揽合同关系中,义务人是否要保证某种结果完全是不同的。在劳务关系中,提供劳务的一方只是提供一定的劳务,并不保证特定的结果出现,因此,其属于方式性义务;而在承揽合同中,承揽人要完成特定的工作成果,属于结果性义务。第三,当事人之间的支配关系不同。在比较法上,在判断是否成立雇佣关系问题上,法国判例确立了如下标准:即在雇佣关系中,雇员并不享有决定工作方式的自由,也不享有对其劳务进行定价的权利。而承揽人享有决定其工作方式的自由,也享有对其劳务进行定价的权利,因此其不是雇员。此种经验值得借鉴。在我国的劳务合同关系中,劳务活动的完成通常处于用工者的具体指示和控制之下,因此用工者也应承担被用工者因劳务活动产生的相应风险。而与此不同的是,承揽合同中定作人通常只关注最终成果的完成,并不关注完成成果的过程,也缺乏对完成该成果的劳务活动控制力。本案中,庄其斌的工作内容明确单一,报酬固定,即将麦秸捆运到郭兰河处,每捆一元,其如何运、运多少、什么时间运,都由其自主决定,不符合劳务合同关系的特征,属于承揽合同关系。一审认定是劳务关系错误,且本次事故也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情形,本院对此予以纠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庄其斌是未成年人,无照驾驶存在电路安全隐患的的涉案车辆运输麦秸捆,存在选任的过失,应承担一定责任。

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关于每个麦桔捆的重量,郭兰河没有自认每捆15公斤,郭兰河提交了多份证据证实每捆20公斤,只有泉林纸业公司负责收购麦桔的于立岭出庭作证时,说过郭兰河的麦桔捆每个15-20公斤,据此一审认定每捆15公斤证据不足,根据现有证据应认定每捆15-20公斤,取平均值17.5公斤。关于麦桔总重量,一审根据出购单据认定数量为18649捆,双方对此未提出上诉,本院予以认定。关于2015年6月19日至当年7月19日,交纳给山东和润浆纸有限公司的138.04吨应否扣除问题。该期间发生在火灾之后,于立岭、朱传强证实是以郭兰河名义交的,考虑到郭兰河只有一个收购点,一审采纳了于立岭关于每个麦桔捆15-20公斤的证言,本院对该主张予以采信,得出麦桔重量为326.36吨。关于应否去杂问题。评估报告记载收购价格为600元/吨,其中运输费和杂质装卸车费等费用约定为100一110元/吨,本报告按照均价取值,约为105元/吨,除去该费用后的价格为495元/吨,据此在价格中已扣除了杂质,一审再扣除杂质数量,属于重复扣除,本院予以纠正。郭兰河在本次火灾中的损失为161548.2元。至于庄其斌的损失,其未提交相关证据,并明确表示保留另行起诉的权利,本案不予处理。

关于第三个焦点问题。根据现有证据能够证实,在郭兰河的雇员卸车过程中,庄其斌提车移动位置时,麦桔捆从车上掉落砸在车的电瓶上,电瓶打火引发麦桔燃烧,扑救不及,引发火灾,造成损失。庄其斌没有驾驶证,其车辆电路存在故障,应承担一定责任;根据焦点一的评述,朱成章存在选任过失,应承担一定责任;郭兰河雇拥的人员为未成年人,其未对他们进行专门的消防安全培训,现场没有专业的灭火设备,救火措施不到位,亦应承担一定责任。根据过错程度,本院酌定责任比例为朱成章20%,庄其斌、郭兰河各承担40%为宜。因案发时庄其斌未满16周岁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其行为后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应由其监护人庄学广承担。

综上所述,郭兰河、朱成章的部分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其他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山东省高唐县人民法院(2017)鲁1526民初1189号民事判决;

二、朱成章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郭兰河麦桔损失款32309.64元;

三、庄学广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郭兰河麦桔损失款64619.28元;

四、驳回郭兰河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4100元、评估费3000元,由郭兰河负担3478元,由朱成章负担1207元,由庄学广负担241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955元,由朱成章负担1元,由庄学广负担2665元,由郭兰河负担681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郭召勇

审判员  石 鑫

审判员  孙久强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八日

法官助理杜宏伟

书记员肖天一


网站首页律师介绍业务领域成功案例律师动态律师文集法律法规律师风采在线咨询联系我们

地址:聊城市东昌府区湖南路19号西安交大科技园7号楼4层(摩天轮东临)山东智祥律师事务所

咨询热线:
180-0635-3434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